广电电气高溢价转让股份背后:股东计划落空?

浑水冷星
关注

这一来一去的股权转让,给广电电气带来了什么?

1月15日晚间,广电电气在公告中宣布了公司的权益变动事项:股东华信同行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向公司控股股东旻杰投资转让公司8222.13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8.79%。交易完成后,旻杰投资及实控人赵淑文合计持股比例升至25.50%,将进一步巩固其控制权。

据了解,本次股份转让的价格为6元/股,总计为4.93亿元。广电电气股价近段时间在二级市场表现亮眼,不过此次股份转让的价格还是较之溢价近50%。

股东以高溢价转让股份的事情在上市公司中并不少见,股东以高价接盘公司股份,可能是对上市公司前景较为看好,也有可能是提振股价的手段,不过广电电气却另有原因。

股份转让超三年 款项迟迟未到账

实际上,大股东旻杰投资以高于市价近50%的价格接受二股东华信同行的股份,并非完全“主动”,而是一次“旧账清算”。

据本次详式权益变动书显示,虽然华信同行无需履行其在原股份转让协议项下尚未履行的付款义务,旻杰投资亦无需向华信同行支付8.79%的股份转让价款,但华信同行仍负有向旻杰投资进行补偿的义务。

作为二股东的华兴同行为什么会对大股东旻杰投资具有“补偿义务”?这段“恩怨”还得追溯至2015年。

资料显示,2015年10月20日,广电电气股东旻杰投资与华信同行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旻杰投资将其持有的广电电气的1.29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3.82%)以6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华信同行,合计7.74亿元,2015年10月14日才成立的华信同行就此一跃成为广电电气的第二大股东。

2018年8月,华信同行将5%的公司股份以3元/股的价格转让给了华信同行执行事务合伙人委派代表侯昱的表弟高云涛。

三季报股东情况

截至2018年9月31日,华信同行持有公司8.79%的股份,而其一致行动人高云涛持有公司5%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据2015年协议显示,华信同行最开始只需支付价款的20%,剩余的80%需要在之后的46个月内完成。而在如此宽裕的支付期限内,华信同行却一直迟迟未能支付尾款。

据公司公告显示,2018年1月5日,股东华信同行有5000万股的股份处于质押状态。如今距离付款截止日还剩不到8个月的时间,华信同行似乎仍没有付款的打算,大股东只能以此方式弥补“损失”。

据财联社了解,当年大股东旻杰投资转让股份时,6元/股的价格是与当时广电电气市价相当的,而现如今,广电电气的市价仅在4元左右,还按照原价“回收”似乎有些得不偿失。

由于华信同行已经支付旻杰投资约1.54亿元的股权款,就此双方约定,在华信同行一致行动人高云涛减持其持有的5%的股份后,其所获得的总收益减去1.54亿元后的“超额收益”若不超过800 万元,则全部超额收益属于旻杰投资;若超过800万元,旻杰投资则按 “800 万元+(超额收益-800 万元)*60%”所得补偿金收款。

疑点重重的股权转让

虽说这一来一去的股权转让看似对双方股东较为公允,不过反映在二级市场上却是持股5%股东的减持。此外,华信同行仅支付1.54亿元的费用就在三年内享有了公司二股东的地位。

旻杰投资为什么容许华信同行“空手套白狼”?回顾当年的股权转让,似乎疑点重重。

据天眼查显示,华信同行背后有两大股东,银华财富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华信世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其中,控股96.77%的银华财富是银华基金的子公司。资料显示,银华财富主要从事的是特定客户的资产管理业务,华信同行则是以股权投资业务为主,因此具有明显PE性质。

而在华信同行进入前,与旻杰投资谈股权转让的实际上是另一家公司——柏宜照明。不过,双方因为转让价格等分歧未能谈妥,因而旻杰投资选择了将股份以6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华信同行。

公司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华信同行成立日期为2015年10月14日,仅仅比《股权转让协议》的签署时间2015年10月20日早了几天。

除了进入广电电气的目的,双方协议规定的付款期限也与众不同。上文提到,华信同行只支付了20%的款项,而剩下的大头则有46个月的时间来偿还。

等同于市价的转让价格、特别长的支付期限、加上似乎在计划中设立的PE性质公司,外界普遍对于中信同行的进一步资本运作有所猜测。

不过,现如今旻杰投资原价将股权回收,似乎是那个“进一步动作”落了空。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