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中)

ERR能研微讯
关注

2、2016年需求的关键趋势

图24 2015~2016年经合组织国家终端能源消费量变化 按区域划分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中)

在低碳发电的趋势下,2016年经合组织终端能源消费量(TFC)同比增长1%,达到了36.69亿吨油当量,较2015年而言增加了3700万吨油当量(如图24所示)。这是经合组织自2013年增长1.7%以来出现的最大增长,且其在2013年后的几年以1%的平均速度回落。

在经合组织的各区域间,2016年欧洲地区的终端能源消费量连续第二年保持同比2%的增长速度,这一增长主要由交通运输部门增长的800万吨油当量和居民部门增长的900万吨油当量驱动。

图25 1971~2016年经合组织国家终端能源消费量变化 按区域划分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中)

2016年终端能源消费量的增长也出现在经合组织的其他区域,只是速率更低,大约为0.5%(如图25所示)。

图26 1971~2016年经合组织国家能源消费 按部门划分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中)

就不同部门而言,2016年经合组织终端能源消费量的增长大部分是由交通运输部门增长(1900万吨油当量)所驱动。经合组织三个地区的运输部门的能源消费均出现了增长,且其占比达到了经合组织终端能源消费量的1/3以上。长期的趋势显示,交通运输部门的能源消费是增长最大最迅速的部门,且其2016年消费量增长速度与2008年经济危机前的增速相当,达到了1.6%(如图26所示)。交通运输部门消费的增长在墨西哥、波兰、土耳其和美国的公路运输部门显现的更为明显。

另一方面,在过去的一些年中,经合组织在工业、居民和服务部门的能源消费占比比较稳定。然而2016年所有的能源消费均有所增长,工业部门同比增长0.4%,居民部门增长同比0.1%,商业和服务部门同比增长0.9%。

2016年,由于气象条件和更寒冷的环境,居民部门的能源消耗的增长主要集中在北欧和欧洲大陆,芬兰居民部门能源消费同比增长8%,捷克、德国和法国同比增长8%,瑞典和瑞士和其他国家同比增长4%。

图27 2016年经合组织国家终端能源消费 按部门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中)

2016年,经合组织终端能源消费结构表明交通运输部门是能源消费最大的部门,其占比约为1/3,排名仅在工业部门的31%之后(如图27所示)。这个份额在过去的许多年内都非常的稳定,但是从1971年来出现了反转,当时工业部门终端能源消费占41%而运输部门占24%。

图28 2016年终端能源消费量 按部门划分 能源来源占比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中)

各国的经济结构的不同影响了其能源结构,因为各部门使用的燃料大相径庭。尤其是交通运输部门几乎全部依赖于石油,而经合组织的居民和服务部门则大部分使用电力和天然气。煤炭主要用于发电,在终端能源消费量中鲜有使用(如图28所示)。更明显的是,2016年运输部门对石油产品的依赖十分严重(主要是汽油和柴油),而居民和商业/服务业的能源消费中37%和53%为电力,且这些占比一直都在提高。

图29 1971~2016年经合组织国家终端能源强度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中)

随着终端能源消费量小幅度的变化以及GDP的增长,在过去的一些年内,经合组织的经济增长与能源消费的关系正在逐渐解耦(如图29所示)。自1971年来,经合组织以终端能源强度(TFC/GDP)自1971年来有了很大的下降,从起始的0.168吨油当量/2010年1000美元购买力平价到2016年的0.075。

3、经合组织国家和国际能源署成员国

图30 2017年经合组织国家能源指标 按区域划分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中)

经合组织国家是能源强度最大的区域(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人口),2017年经合组织的强度为4.1吨油当量/人,而世界平价水平则仅为1.8吨油当量/人(如图30所示)。几个部门的数据解释了这种高水平的现象:接近100%的电气化水平,较高的人均家用汽车拥有量,大量的工业和服务业,较长的供暖时间和更高的人均GDP。然而,经合组织的这项指标自2014年的4.2吨油当量/人的水平出现了下降。

虽然经合组织某个部门的人均能源消费一般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各个地区或许有些许差别,但经合组织经济能源强度(TPES/GDP,基于PPP)比世界平均水平略低,这或许表明其经济结构的能源强度更低,能源使用效率更先进,在转换和一些终端消费部门拥有更高的效率。

图31 1971~2017年经合组织国家TPES/GDP 按区域划分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中)

虽然整个经合组织的能源强度呈下降趋势(2017年较2000年而言下降了27%),经合组织欧洲地区的能源强度按惯例仍低于美洲地区。自2005年来,经合组织亚太地区的能源强度就与平均水平相当(如图31所示)。

图32 2016年经合组织国家和国际能源署国家情况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中)

2016年,经合组织国家人口在全球人口总量中的占比为17%,GDP占比45%,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占比为39%,能源产量占比为30%(如图32所示)。这些份额在过去的一些年中基本保持稳定,但是我们发现,2016年经合组织在全球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略有下降,下降了0.5%。然而,这些比例自1971年来发生了显著的改变,当时经合组织国家占全球能源供应量的61%,GDP占65%。

非洲

2016年,非洲能源生产占比与1971年的7.8%相似,为8.0%。非洲能源生产主要由生物质燃料和废弃物、石油、天然气以及煤炭主导,其占比分别为35%、34%、15%、14%。非洲在全球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从1971年的3.5%上升至2016年的5.9%;尽管许多非洲国家依赖化石燃料的进口,但是该区域能够实现能源自给,并且还能实现煤炭、天然气和原油的净出口。

图33 2016年非洲能源生产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中)

非洲化石燃料的生产分布不均(如图33所示)。2016年,由于尼日利亚的原油产量占比超过全非洲的24%,西非则变为了非洲地区的主要原油产地。北非主要生产原油和天然气:2016年,阿尔及利亚生产了非洲48%的天然气和19%的原油,埃及生产了非洲9%的原油和18%的天然气。南非地区则有高占比的煤炭和原油:南非,作为世界第五大煤炭出口国,2016年其煤炭产量占非洲总产量的96%,安哥拉是非洲第二大原油产地,其原油产量占非洲地区的23%。而非洲的中东部地区仍然主导着固体生物燃料的生产。

继2013年下降7.9%、2014年下降5.0%和2015年下降1.3%以来,2016年非洲原油产量继续下降了5.9%。这主要是因为尼日利亚原油产量下降了13%,利比亚下降了5%。加纳、南非、南苏丹也同样出现了下降,三者分别下降了14%、17%和20%。但是阿尔及利亚增长了2%、科特迪瓦增长了49%,其产量达到了67万吨油当量。非洲在世界原油出口中占比8%,且其产量的78%用于出口。

非洲生物燃料(主要是燃料木材)的生产和消费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2016年其在一次能源供应中的占比为48%,而世界平均水平仅为10%。大片的森林、大量的农用工业、农业、大量的农村人口以及低水平的人均GDP使得固体生物燃料大量适用于烹调。由于木材和木炭的大量低效使用,该地区的能源强度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图34 非洲一次能源供给总量 按燃料划分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中)

而且,生物燃料和废弃物在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主要由固体生物燃料主导,由于电气化程度的提高,尤其是近期天然气发电的发展,其占比从1971年到2016年有了很大幅度的下降(如图34所示)。天然气在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从1971年的1%稳步提高到了2016年的14%。即使自1971年来。煤炭在非洲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占比出现了下降,但是其占比依然很大,其占比在2016年仍为13%。这个份额主要是因为,2016年南非的煤炭产量占全国一次产量的89%,占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70%、占发电总量的91%以及终端能源消费总量的24%。

图35 非洲发电 按燃料划分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中)

2016年非洲的发电量几乎是1971年的9倍(如图35所示),同时其燃料占比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1971年,天然气发电量几近为零,而2016年则提供了308太瓦时的发电量以及37%的占比,与之对应的,经合组织的平均占比为27%、欧洲和亚欧大陆地区的非经合组织国家占比为40%、中东地区为69%。其占比在天然气主产国升值更大,如阿尔及利亚占比为98%、尼日利亚为82%、其临近国家如突尼斯占比为96%。在1971年,煤炭是非洲发电的第一大燃料,其占比为(61%);而到2016年,其排名在天然气之后,排名第二,占比31%,发电量为254太瓦时。1971年,水电是非洲电力的第二大来源,其陆地占比为26%,发电量达23太瓦时,在2016年其排名第三,达116太瓦时。

发电量反映了非洲各区域化石燃料资源的分布不均。2016年南非地区国家包括南非在非洲的人口占比为25%,但是其发电量占比却为79%。虽然电力利用率正在提升,但是对撒哈拉以南的大多数国家而言,电力仍然比较稀缺。

翻译:李鑫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