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核电批量化建设正当时

科技年轮
关注

中国能源报:我国台山核电1号机组、三门核电1号机组最近先后实现装料,此前也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工期延误,这与您提到的上述因素有关吗?

赵成昆:我国AP1000项目拖期的原因之一正是设计深度不够,出现边设计边施工的情况。在建造过程中有大量的设计修改,加上一些关键设备研制拖期,严重影响了工程进度。

至于EPR项目,则是由于芬兰、法国EPR遇到困难,国内EPR项目变成首堆,承担了首堆的一些任务,也需要追加许多首堆的试验。但是我国具有30年来不间断的核电建造能力,加上芬兰、法国EPR项目的经验反馈,我们能够消化建造过程中出现的不利因素,减少损失。

尽快启动“华龙”后续项目

中国能源报:“华龙一号”是否也存在首堆建成后经过工程验证,再批量化建设的模式?

赵成昆:AP1000一般都通过示范工程或依托项目来验证电厂安全性、可建造性、可运行性和经济性,全面掌握设计和建造技术,并在此基础上陆续安排后续项目。这是因为AP1000采用先进的设计理念,打破了传统的反应堆能动安全系统设计理念,采用非能动的安全系统,在建造技术上采用模块化建造技术以及其他一系列重要技术改进,包括大型屏蔽泵、爆破阀、全数字化的控制系统等。这种设计可以较大地提高安全性,简化系统和设备,提高经济性。我认为AP1000要经过示范工程验证是科学合理的,可以有效降低后续项目的风险。

“华龙一号”是在我国已全面掌握的二代改进型机组的设计技术、设备制造技术、建安技术和运行经验的基础上,结合三代核电的要求,进行整体技术提升。作为一种革新型反应堆,其技术是成熟的,不必先建示范工程。

中国能源报:“华龙一号”的技术成熟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赵成昆:“华龙一号”的关键技术改进有三项:其一为采用177燃料组件堆芯,降低燃料的功率密度,提高安全性。堆芯设计技术成熟,并经过试验验证;其二为采用能动与非能动相结合的安全系统,非能动作为能动的补充,也经过试验验证,有效提高严重事故的预防和缓解能力;其三,为加大飞机撞击的安全壳设计和建造,通过其他核电项目的学习,掌握了技术。

目前“华龙一号”工程进展顺利,关键设备质量和交货进度受控。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华龙一号”包括燃料组件在内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实施“走出去”战略不受限制。基于上述情况,我认为政府有关部门应着手启动“华龙一号”后续机组,而不必等示范工程建成后再安排。只要认真组织,科学管理,其风险完全可控。

来源:《 中国能源报 》 记者吕银玲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