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丨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煤电转型新路径

小鱼时代
关注

未来发展空间巨大

“随着我国碳减排制度体系建设和碳排放交易市场建设的日趋完善,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将迎来良好的发展机遇。”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巡视员郭伟在上述会议上谈道,碳减排是我国经济社会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的客观要求,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具有生物质能电力二氧化碳零排放的特点,可较大幅度消减煤电的碳排放。

目前,国际上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技术已较为成熟,而我国在这一领域总体上尚处于起步阶段。记者从上述会议上了解到,我国可作为能源利用的农作物秸秆及农产品加工剩余物、林业剩余物和能源作物等生物质资源总量每年约4.6亿吨标准煤,而目前我国生物质能利用量约3500万吨标准煤/年,利用率仅为7.6%。截至2016年,我国的生物质发电装机为1214万千瓦,其中农林生物质发电605万千瓦,还有部分垃圾焚烧发电和沼气发电,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占比不到1%。

我国煤电机组发电小时数持续下降,2016年已经低于4100小时,煤电机组的高效发电平台以及有大量剩余发电负荷存在,为生物质与燃煤耦合提供了基础条件。“我们算过一笔账,如果每年我国有50%的生物质用于发电,那么可发电量约7200亿千瓦时,是2016年全国发电量的12%,折算成装机容量约1.8亿千瓦。”孙锐向《中国电力报》记者分析,“到2020年,燃煤装机容量达到11亿千瓦,如果50%与生物质掺烧,那么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机组总容量可以达到5.5亿千瓦,按平均掺烧量为10%估算,则折算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可达到5500万千瓦。”

国家相关部门重视进一步推进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及其相关产业的发展,已将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纳入《“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能源技术创新“十三五”规划》和《“十三五”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等产业规划和行动方案,这必将推动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在我国的大力发展。

相关资料显示,近期,一批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试点项目建设已经启动,国家能源局支持吉林大唐长山热电厂开展燃煤与农作物秸秆耦合发电技术改造试点工作,广东、宁夏、湖北等地也已启动了一批燃煤与农林生物质、污泥耦合发电的试点项目。

期待得到政策大力支持

“建议相关部委能继续关心支持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行业,在试点项目的基础上,根据实际情况,完善相关配套政策措施,一定时期内在电价、电量、财税和资金等方面予以适当的政策支持。”郭伟在上述会议上提出。

国家能源局之前已起草《关于推进燃煤与生物质耦合发电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征求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环境保护部、住建部和农业部等相关部委意见。征求意见稿对耦合发电的可再生能源电量、锅炉生物质输入热量、污泥处置量的确定和计算,以及计量装置、计量方式均提出明确要求,规定相关在线监测数值需同步传输至电力调度机构,并明确了各政府部门的监管职能。

记者注意到,《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明确提出:“研究燃煤与光热、生物质耦合,风光抽蓄耦合等可再生能源利用方式补助方法。”

“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如果能落实目前生物质发电电价,或因此增加电厂运行时间,将有助于缓解火电厂经营压力。”王勤辉对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带来的价值效应充满期待。

“保障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实施的政策,不应只有国家电价补贴一个出路。”庄会永向记者分析道,“如果我们大型燃煤电厂度电碳排放、度电煤耗等要求坚决贯彻执行下去,把非水可再生能源比例目标、炭税、绿电证书、碳减排与交易、区域煤炭减量等政策落实下去,煤电企业及社会资本投资燃煤与生物质耦合项目的积极性会很高,也会有非常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在毛健雄看来,二氧化碳减排的巨大压力,将会倒逼我国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的大力发展:“政府关于碳减排的激励和处罚政策,特别是欧盟行之多年的有效政策,这或许是推动燃煤生物质耦合发展的关键。”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